放大镜下的男性

  

 「给女人发展自我、创造成功的天地,也就给男人开辟了修整身心和展示柔情的环境。



  西蒙娜(德波伏娃曾经说过:“在今天,女人不是男人的奴隶,却永远是男人的依赖者;这两种不同性别的人类从来没有平等共享过这个世界。”



  男性喜欢逞强施威、争强斗胜,似乎比女性更容易得到真理的关照,于是他们常常以老大自居,将军般坐镇世界,仿佛这世界没有一样东西不与他们有关。他们回到家里,那种顶天立地支撑门户的自豪感更让他们觉得自己很了不起。他们一旦有兴致在厨房里烹鱼炖鸡,就自以为自己绝对是模范丈夫,令妻子受宠若惊。不然,就往沙发一靠,品烟喝茶看报。要么就聚在一起神侃,好像他们对天上的知道一半、对地上的全知道似的。再不就惊呼于足球赛场或拳击赛场上的遗憾与惋惜,听那意思,仿佛一切失误都缘于他们没有参赛,否则的话,什么球王、拳王,他们绝对要当仁不让的。



  在女性的视野里,男性是最不懂得平和的了。踌躇满志时便神采飞扬,怀才不遇时便郁郁寡欢。女性笑他们:本本分分心平气和地生活不好吗?他们不屑地说:女人是头发长见识短。于是天下的女性只好任由男性自由拼杀,直搅得世界天天电闪雷鸣。



  有些成为强人或明星的女人也常被男性视为点缀。他们早已习惯于不与女人平起平坐,不喜欢让女人抛头露面。更不愿自己的夫人成为周围同性或异性的仰慕者和崇拜者。



  强壮、阳刚、占优势、有竞争力……这些大多是贴在男性身上的漂亮词句,惟其漂亮,男人们才很喜欢。但喜欢是喜欢,其实男人也有软弱的时候,他们也经常借酒浇愁、借酒壮胆。



  自从有了人类,男女两性的问题便在这世界上无可挽回地交织在一起了。有女人的问题就有男人的问题;如果女人是卑贱的,男人就是高尚的;如果女人是奴仆,男人就必定是主人。这是一种可怕的逻辑,一种两性不平等的逻辑,千百年来这种不平等的确像幽灵一般在世上游荡着,左右着人们的思想和感情。



  从比较普遍的现象上看,男人似乎应有尽有,在政治、军事、经济、文化以及其他种种职业里,男人大都处于高级权力阶层,成为社会运动的主宰力量;即便在妇女所把持的家务琐事上,男人也通常是一家之长,通过为家庭提供必要的财物和生活用品,稳固了他们在家庭的支配地位。



社会生活中对男人存在着一种难以言喻的男性崇拜:男性机器是社会赋予男人的一种特殊功能,主要是为工作而设计的。其日常程序是处理工作,排除故障,解决问题,克服困难,总是采取攻势。他能够担负起分配给他的任何具有竞争性的任务,对他最重要的支持就是胜利。



  从小,男孩和女孩就有意无意地受到了不同的影响和教育,从而保证了他(她)按照分别为男人和女人所指定的社会角色来成长。



  父亲对儿子说“做个男子汉”的言外之意是他应该勇敢、勤劳、坚强不屈,最重要的是,他不要作一个女人样的男人。男子汉的传统精神正在于此。一个男孩哭了,他的父母会谆谆教诲说:“你是男子汉大大夫,男儿有泪不轻弹”。父母要求儿子记住,真正的男子汉是不流露怯懦的感情的,流露怯懦的情感是女性的特征。



  不论过去还是现在,女性对男性的依赖心理都很严重。在家庭中,多数夫妻都是男强女弱,这样增添了男人的高深与神秘色彩。怀着对丈夫的崇拜心理,妻子较少与丈夫进行平等的心态交流,很少能洞察男人的内心世界。



    于是,男性的自我意识一天天膨胀起来,女性的自我被淹没在这种浩瀚的男性意识的大海之中而无法实现。 

 

上一篇文章:爱情要学草履虫和变压器      下一篇文章:男人谈女人